欢迎访问百利宫官网

乐桂堂家具

厂家直销 质量可靠 诚信经营

让广大养殖户用得放心、平价、优良。

18169824988 18029287672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返回列表页

47岁岁初是南风入萝帷_高h最新更新章节-BL小说手

  她点头如捣蒜,换来抽插渐缓,很快停下。便能蹙眉享受高潮余韵,腰塌下去浑身失了力。

  “第一个,商会三个月的账目归为一季,每年四季,存为一箱。一年有多少个月?”

  他嘲讽了句,手下毫不留情的扒掉了她外面的旗袍,只留一层单薄衬裙在身,不如没有。

  周之南腰部耸动,大进大出,撤到最外面,再一口气插到深处。看她红润穴口吞咽,上面那张嘴吸气呻吟,模样好不诱人。

  她崩溃,本以为周之南要问他感情问题,哪成想竟是这些莫名其妙的。挣扎着摇头,声音哽咽,因她此时腰已经酸痛,还要被周之南制着。

  他那处插得她严丝合缝,堵住多少液体流不出来,阮萝不上不下的,也挨的难受。

  应声撕裂的是她棉麻料子的衬裙,少女惊呼,下一秒成了光溜溜的油画裸女,窄肩、浑圆、细腰、翘臀,再向下便是月光下的白玉双腿。

  她气极,下面被他插着,小腿蹭到他身上,仍是西装革履,他除了解开裤门,扯了领带,一切都穿在身上好好的。两人成鲜明对比。

  他存了心的逗弄,仿佛照这个架势插上个一夜不罢休。阮萝心里赞叹周老板宝刀未老,一把年纪体力仍是好的很。

  周之南舒了口气,拨开她乱发同时撤了出来,轻而易举地把她翻了个面。这下换成正面插入,还能抱光溜溜的人儿一个满怀,也足够畅快。

  她喝了酒,满嘴热气,呵斥在周之南耳畔,势必要将热流传给他半分。周之南也热,手下握紧她胸前的白面团子,捏出各种形状,换阮萝愈加媚态的呻吟。

  双腿死死夹着他腰,勾他入的更深,又挂着泪地求:“你狠狠弄我……再重些……”

  他皱眉,大肆抽插,躬身咬住她挺翘椒乳,阮萝疼的皱眉,手却插在他头发丝里按的更贴近。

  她是活生生被他撞的有了几分清灵,把人死死搂住,柔声说:“最后……一个问题……啊……我好爱你……”

  他甚至没说问题,对上她双唇,喃喃说了句“答对了”,再咬住、吸吮。扣着阮萝肩膀做最后冲刺,下下都要顶的她恍如魂飞魄散,跟着他又泄了一次。

  周之南射罢,搂着她翻了个身,换她在上。疲软了仍旧尺寸可观的那处堵着阮萝穴口,也有液体塞不住的流了出来,洁癖患者周老板却视而不见。

  说做就做,他拿了抽屉里的烟点上,阮萝没了力气的趴在他身上,手调皮地探进他衬衫里,摸来摸去。

  扯了被子给阮萝盖住,两人下面湿的乱糟糟,谁也不理会。要做如今这大上海最罗曼蒂克的一对,情事过后温存时刻可是宝贵。

  沈程两家婚事结束没多久,上海滩表面风平浪静,阮萝开始每日同周之南一起上班。

  她机灵,跟着吴小江后面学简单的杂事上手很快,可再深的,教了她她也不愿意去做了,直说怕捅了娄子。

  周之南最是懂她,她这是散漫惯了,怕担甚的责任。他也不要她成多大的事,做独当一面的女老板,这样便已知足,能帮衬着他,又是可信的。

  瞧着徒弟能独当一面了,吴小江这个师傅在新年伊始被周之南踢回了陆汉声手里。活脱脱的告诉陆汉声,这你当初不愿给的人,我现下不屑要了。

  陆汉声骂他色令智昏、见色忘义,被阮萝沉了脸拿出李清如威胁。她惯是在外面护着周之南的,你说她一百个不是都行,说周之南一个不,绝

  吴小江年纪不大却足够沉稳持重,默默沏上一壶茶给陆汉声添上,温度刚好够入口,堵住他喋喋不休的嘴。

  不到半月,上海滩传开了周之南带小女朋友进商会的消息。每逢出门应酬,免不了被问上一问。

  当天,他亲自下厨为她煮一碗长寿面,阮萝十分给面子吃了个干净。然后笑嘻嘻地讨礼物。

  礼物早就备好,两个楠木盒子装着,她挨个打开。一个里装着的是串长珍珠项链,色泽均匀,定每一颗都细经挑选才成了这一串。

  阮萝嘴上抱怨,“你送我这个作甚的,戴起来还重得很……”可手上已经拿了出来往脖子上戴。

  周之南恍若未闻,起身给她整理好头发。那珍珠串子长度刚到胸前,平添了几分贵气,也配她今日穿的白色织锦缎旗袍。

  寻常的首饰家里也不少,却不怎见她戴。自去了商会,才把披散着的长发盘起做老成样子,虽说美人至简,可也不能太寡淡了,倒像是周之南生意做不起了一般。

  周之南推了推另一个盒子,示意让她打开来看看。阮萝打开,整整一叠的房契地契,草草数了下得有十几张。

  她看向那叠契的眼睛都亮了,这不是真金白银,却是随时可以变成真金白银的东西。

  岁初却也是岁末,农历新年到来之前,周之南手头事情还是多。时而晚上同别家老板吃饭,喝酒应酬她不习惯,便让阮萝自己先回。

  阮萝现下常常带着本周之南书房里拿的经济学书籍,空闲了就看看,他讲多学一些总归是好的。本来只能看些浅薄的,现下拿的这本复杂一点,配着周之南的批注看,还要时时问上他一问。

  这日她独自回家,车子停稳在了周宅。阮萝拿一张周之南亲题了字的书签放好,合上了书。下车进了门,见厅子里却立着个不速之客,茶几上放着几个礼物盒子。

百利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