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百利宫官网

乐桂堂家具

厂家直销 质量可靠 诚信经营

让广大养殖户用得放心、平价、优良。

18169824988 18029287672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返回列表页

《南风入萝帷》是辞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11-

  客厅里钟摆足足敲了十二下,宣告正午十二点到来。阮萝被吵醒,头发散乱,少女软声尖叫。她天刚亮就被周之南弄了一通,半点精神都没,此刻只想把楼下大钟送走。心里暗暗提醒自己,一定要跟他提这件事。

  她赖在床上不动,梅姨听不到声响以为阮萝还在睡,不敢打搅她。幸好林晚秋出现,直奔阮萝房间。

  林晚秋又换了身玄青色翻领旗袍,摆尾打在小腿肚,是她端庄适宜的长度。阮萝最不待见她这幅样子,看着就累。

  “周萝,起了吗?”她声音软糯轻柔,是江南女子特有的声线。不似阮萝,开口就是黄莺出谷,脆得让人觉得吵闹。

  听到她回应,林晚秋轻轻开门进去。坐在阮萝床边,那情景有些许像是母女相对。

  阮萝看她虚虚揽了下披肩,胸前翡翠项链轻微摇晃,这是真正的大家闺秀,正娉娉婷婷地站在她面前。告诉她,女孩子要自爱。

  她阮萝是什么,上海滩人尽皆知的周家小姐。可她自己心里清楚,她永远是出身贫民区,尊严可以被人随意践踏的赌徒之女。

  林晚秋本就不是口齿伶俐之人,更是说不过阮萝。她不得不放低态度,试图软化她。

  阮萝立马炸起来,声音都变得尖锐,“林晚秋,你脑子坏掉了?你女儿会跟周之南做那码子事?”

  脑海中出现了林晚秋刚穿的那身端庄旗袍,她便不假思索地换了条白色洋裙,随后唤梅姨进来给她梳发。

  林晚秋单纯,看到阮萝下来就开了口,“你要不要换一身?同行的还有之南友人,当穿旗袍才得体。”

  梨园门前热闹非凡,因京中有名的旦角到沪,上海这边好京剧的贵人出面相邀,应允只演两场,还是私下的小场子,今日就是第二场。

  程美珍也穿旗袍,大抵因为今日能得戏票的都是上海的达官贵人,故鲜有的这样穿。可她圆脸可爱,有些偷穿大人衣服的感觉,阮萝强忍住了笑。

  彼此寒暄了几句,里面跑出了个小厮,过来告诉林晚秋,周之南已同友人落座,特叫人来请他们俩进去。阮萝同程美珍作别,他们仍需侯着人流,不知何时能递票进门。

  周之南看到她穿着,只深深地看了一眼,没什么表情。阮萝摸不准他的意思,决定按兵不动。

  周之南把她即将滑落的披肩拾起,蝴蝶胸针重新别好,一番动作滴水不漏。友人知他疼爱这个“义女”,在旁边耐心静候。

  直至回到周宅,阮萝仍未察觉周之南的情绪变化。她心里反而觉得没惹到周之南动怒,有些失落。

  “上楼洗干净来我书房。”刚入客厅周之南沉声开口,阮萝只觉得双颊红了起来,逐渐蔓延到耳根。不知是否是错觉,她觉得厅里的仆人看她眼神都变的鄙夷。

  周之南草草洗了澡换上睡衣,除去一身的烟火味。随手从书架拿了本书,等待阮萝。

  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了,阮萝仍未到来。是了,他的女孩一向反骨,怎么会乖乖听话。

  是啊,阮萝已经不是两年前的阮萝了。她不逃了,也知道倚仗着他的威风为所欲为了。

  阮萝此时觉得自己是案板上濒死的鱼。她跪在羊绒地毯上,人趴在沙发上,一双纤细手腕周之南一手就能制住。

  她是最乖的女孩,永远知道自己如何闯祸,哪里不妥。周之南如今在上海需要社交,得体二字不只是林晚秋的专属词汇,周之南也需要。

  把她放到沙发上,小小的人儿躺在上面大小刚好。他从书房小衣柜里找了件她的睡裙,是长的快要拖地的西洋款式。

  阮萝没忍住又流泪,或许是刚刚高潮的泪水没流畅快,水珠坠下,打在他手背上。

  她刚到周宅,梅姨带她洗干净换上新衣,阮萝在沙发边缘被他按住。周之南抬起她下巴,对她开口说第一句话。

百利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