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百利宫官网

乐桂堂家具

厂家直销 质量可靠 诚信经营

让广大养殖户用得放心、平价、优良。

18169824988 18029287672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返回列表页

杜邦特富龙会致癌? 有毒化学品啮噬人类健康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7月8日,很多媒体报道了美国环保署做出的一项决定:由于杜邦公司20多年来一直没有通报制造特氟隆(Teflon)的一种关键原料可能会给人类带来潜在危害,美国环保署准备对其处以3亿美元的罚款。由于中国家庭所使用的绝大部分不粘锅均采用特氟隆涂层(市面上常见为杜邦注册的“特富龙”),因此很多人在得知这一消息后都不约而同地补了一句:不会是真的吧?

  杜邦中国集团有限公司的危机公关意识倒是满强的,很快就发表了一份声明。有报道援引中国杜邦的话说,全氟辛酸铵是生产氟聚合物过程中一个基本加工助剂,“特富龙”不粘涂层中并不含有全氟辛酸铵,过去50年所积累的经验和深入细致的科学研究也表明,全氟辛酸铵对人体和环境是无害的。此外,美国杜邦公司已经提出法律交涉,正式否认了美国环保署的指控。

  抛开悬而未决的杜邦事件不谈,世界上很多环保组织已对广泛应用于生产、生活中的各种化学物质的“真实身份”提出质疑。如果阅读了世界自然保护基金会(WWF)今年以来发布的3份报告,就会对隐藏在日用生活品中的有毒化学物质有一个全新认识。

  今年1月,该组织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应用于不粘锅和防火家具的一些化学物质可能致癌或诱发突变,对人类和其他生物存在潜在威胁。报告还说,日常用品中所附含的一些有毒物质已经侵入人类和动物身体,调查结果表明,从地中海到波罗的海,包括海豚、鲸鱼、鸬鹚、海鸥、海豹甚至北极熊等多种动物体内,都发现了制造食品包装、防粘连涂层和防水面料等产品的有毒化学合成物质。

  4月底,世界自然保护基金会在另一份报告中指出,他们在一些欧洲人体内查出至少76种有毒化学物质,而这些物质在许多消费品中都能找到。在欧洲议会所在地——法国斯特拉斯堡,研究人员对47个人的血样进行了化验,测试化验涉及5大组101类物质,这些毒性物质的潜在危害是可能致癌及导致内分泌紊乱。结果令人震惊:每人平均积存有毒物质41种,最多的一位体内竟有54种。此外,在全体受测试人员体内都沉积了13相同的有毒物质。

  两个月后,世界自然保护基金会针对化学物质又公布了一份名为《危害儿童的物质》的报告。报告发现日常生活中使用的许多化学物质都会对儿童的大脑发育造成不同程度的损害,进而导致儿童中大脑残缺、精力不集中、多动症、孤独症等发病率持续上升。

  该组织的有毒化学物质顾问莱昂说:“我们生活在一个被化学物质包围的环境之中,但对于可能产生的后果却一无所知。儿童是我们的未来,但我们的未来正在受到威胁。”莱昂认为,虽然此次调查仅局限于欧洲国家的儿童,但实际上化学物质对儿童的危害是世界各国普遍存在的问题,只不过发达国家情况比较严重。

  面对有毒化学物质的“包围”,在环保领域中态度向来积极的欧洲再一次充当了领跑者。

  1998年,欧盟决定重新审视化学物质管理办法,希望通过合理的修改尽量减少盲点和空白。在这种思路下,欧盟委员会在2001年2月通过了所谓的《未来化学物质政策战略白皮书》。“白皮书”的核心思想共有3点:一是确保对人类健康和自然环境实施高标准保护;二是保证欧盟内部化学制品市场的有效运行;三是激励革新并提高欧盟化工企业竞争力。

  2003年初,修改后的“白皮书”提议出台《关于化学物质注册、评估、许可的办法(草案)》,简称为“REACH”,2003年10月29日,欧盟委员会正式通过了这一草案,但正式实施还须通过欧洲议会的通过。由于今年赶上欧盟“扩编”、欧洲议会换届及欧盟主席改选等一系列大事,因此分析人士预测欧洲议会通过“REACH”最早也要等到秋天了。

  “REACH”是基于“预防法则”的化学物质管理办法,意味着它否定了“在证明存在危险之前化学物质是安全的”这一假定原则,同时还将化学物质毒性测试的大部分工作由政府机构或公众机构转移给了企业。它要求化学品的制造商、从欧盟以外地区进口化学品的进口商、储存和经营化学品的分销商以及将化学品作为生产原料的各种企业承担起化学品安全性的举证责任。

  “REACH”要求现存化学品根据应用数量的多寡,分阶段进行注册、评估和许可工作,基本工作将由企业自行完成;它还要求设立专门机构来管理注册化学物质的数据库。需要说明的是,上述绝大部分工作所发生的费用将完全由企业独力承担。

  不过,自从“REACH”出台以来,欧洲内部的争吵和来自外部的压力就一直没有中断。代表2.9万家欧洲化工企业利益、涉及雇员人数高达200万的欧洲化工业理事会(CEFIC)就曾对“REACH”提出强烈批评,认为欧盟委员会完全忽视了它们的生存权利。英、法、德3国也对这一法案提出质疑,认为它使企业背上了“没有必要”且“难以承受”的沉重负担,很可能导致上百万化工产业工人丢掉饭碗。

  为此,欧盟做出了适当让步,将最初规定的必须注册的化学品从3万种降到1万种,这使今后10年内化工行业注册化学品的新增费用从原来估计的330亿欧元降至150亿欧元。而且,为了避免重复试验和补偿企业在测试方面的投入,欧盟提出了类似知识产权的“游戏规则”,即后来企业无需为某种已获许可的化学品再做重复性试验,但须向首家生成测试数据的企业支付一定“版权费”。此外,产量在11吨以下的化学品将无需进行注册,而该类产品在所有欧盟化学品中占到了2/3。

  2004年7月9日,欧盟委员会和欧洲化工业的行会组织终于达成了妥协,双方决定就测试“REACH”的实际应用水平达成战略伙伴关系(SPORT)。在这一协议下,双方将对全面考评“REACH”的各项管理细节,并在2005年中期提交报告,对计划在2006年正式启动的“REACH”进行补充而修订。

  不过,来自外部的压力并没有缓解迹象。据日本媒体报道,美国和日本的化工行业游说团体已经获得政府的支持,先后向欧盟发难。在向世贸组织贸易技术壁垒委员会提交的一份报告中,美国方面指责“REACH”抬升生产成本且条例过于复杂,不但有损正常的贸易往来,而且阻碍了全球化工行业的革新与发展。日本方面则直接致信欧盟,批评“REACH”将阻碍其化工产品正常出口到欧洲,而且有悖于WTO协定中的相关准则。另一方面,日本和美国的环境保护组织都在为“REACH”摇旗呐喊,纷纷发表讲话批评本国化工企业只把商业利益摆在首位,根本不考虑人类健康和自然环境。

  两年前,美国密苏里州瑞城的达希·怀特决定以母乳方式喂养女儿,但她并不知道所谓的溴化阻燃剂在体内已严重超标。幸运的是,研究人员从其乳汁中提取的这种化学合成物质只对试验室的小动物产生不良影响,而达希的女儿凯特琳没有什么不适,一直在健康成长。

  那年,美国环保署和该国化学工业协会达成了一项协议,决定分阶段剔除那些广泛应用于家具、电脑等产品中的毒性最强的化学物质,而美国国会也开始考虑出台一项永远禁止这些物质流入消费领域的法令。此外,很多美国环保组织呼吁,美国管理者在化学制品上管理政策也应引入“预防法则”,更好地维护美国人的生存权利。

  在美国环保组织看来,尽管本国管理者在限制化学物质对人产生危害方面做出了一定努力,但已经被欧洲落下相当长的距离。一家布鲁塞尔公司的产品安全律师指出,15年以前,消费组织对某一产品中所含有毒物质超标的投诉大多发起于美国,然后才影响到欧洲大陆,但如今却是发起于欧洲之后才会在美国引发连锁反应。

  一位美国环保主义者指出,在如何对待化学物质可能危害人类健康的问题上,欧洲人强调的是管理缺失造成的损失,而美国人则更关心管理本身产生的成本。德国奥萨布吕克大学专门研究美国法律的施比克尔博士认为,一些美国立法者会本能地进行“成本—收益分析”,一项新法令获得的实际效果必须与其造成的成本相匹配。

  由于美国化工行业的院外游说团体比较强大,再加上《有毒物质管理法案》(TSCA)效力相对迟缓,一些美国环保组织学会了利用欧洲力量。既然大型跨国企业可以趁着经济全球化趋势在世界上找到成本最低、约束最少的地方开店设厂,环保组织也可以反其道而行之,力争在管理相对严格的欧洲获取支持,然后再将这种支持转化为推动本国环保发展的动力。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无危害健康关怀”组织致力于减少医疗产品中的有害物质。一位名叫夏洛特·布罗迪的负责人表示,该组织把越来越多的数据资料提供给欧盟,希望那里率先加强对医疗产品的安全规定,这样就会迫使向欧洲出口相关产品的美国制造商在生产过程中放弃一些可能危害人类健康的有害物质。(来源:经济参考报/王龙云)

百利宫

返回顶部